Thursday, July 23, 2009

出月咯~

昨天是巧恩弥月之喜~

8am点多载妈妈去巴刹买拜拜的东西,
回来的途中就收到司机的电话,
原来是礼盒公司的司机到家了,
飞奔着回家,
老公已经在家等了~

一边忙着点算礼盒,
一边帮忙妈妈准备拜拜的东西,
还要帮巧恩修头发,剪指甲,
老公就把礼盒分配好,搬上车~

10.30am老公就先送去Cheras阿姨家,
我则去预约了的saloon“洗头”
(整个月的污垢,让人迫不及待)
11am多,老公见我还没好,
就又送去Bangsar HQ给老板和一部分同事
2pm多,我才回到家就出门了~

3pm多,我们到了大姐公司,
每个人都称赞巧恩很可爱,
逗留了1个小时多,
跟着就去我Subang公司派礼盒给2个老板~

5pm多,回PJ家收拾东西,
可能是新环境,又一天之内见这么多陌生人,
巧恩在家里显得不耐烦,
急急忙忙,我们就去姑姑家了~

8pm多,才到家~


非常,非常忙碌的一天~

Thursday, July 16, 2009

我们在家的日子

很多人说很怕坐月子,
可是下个星期就满月的我,
觉得倒是很自在,
可能妈妈不是管的太严厉,
加上巧恩的身体比较弱,
不能低档冷气,
所以整个月子,
我都和巧恩一起享受风扇~
(别担心,没有直吹)
 
怀孕最后一个月,
我的胃口开始变小了,
所以生产后的胃口也不是那么大,
早上多数是一杯美露,
午餐和晚餐半碗饭+水果,
希望出月后,
身材不会走样太多~
 
剖腹的关系,
华人习俗是不能吃鸡肉,鸡蛋,姜等食物
所以我的坐月餐离不开猪肉,青菜
妈妈一直怕我吃腻猪肉,
绞尽脑汁想别的菜式帮我换口味,
偶尔还煲汤给我配饭吃~
 
巧恩回来后,
变成家里的宝贝,
每个人都对她疼爱有加,
她也很乖,
不会让我顾得很辛苦,
也因为在医院的时候,
都是我自己一手在带,
既使晚上要起来喂奶,
我也不觉得太累~
 
巧恩从每2个小时1次奶,
渐渐给我训练到4个小时1次。
也从不爱喝水,
到现在会吵水喝,
我都觉得这小天使很有意思~

母爱泛滥的我,
刚回来的时候,
抱着巧恩,心里无限感动,
又流下眼泪了
(泪腺发达,抱歉)
看着她,抚摸着她小小的手脚,
觉得很不可思议,
我这个肚皮,
居然生了这么一个天使;
这个天使,居然在我肚子里活了10个月~
 
我的小天使,
让我体会做人妈妈,
为人妻子,子女,
很多的感受~
我现在相信,
为什么以前很多女人,
都愿意为了孩子而绑着自己,
委屈自己,
因为看着孩子一天一天的成长,
健康快乐的长大,
是我们做妈妈的希望,
也是最平凡的奢望~
 
我的小天使,
妈妈真得很爱你~

Tuesday, July 7, 2009

我们在医院的日子

从手术房推进病房后,
基于剖腹的关系,
我必须直直的睡在病床上,
也因为麻醉药的关系,
有很多小细节我都忘了~
第一个看到的是老公,

再来就是我的父母,
不过多一会儿姐姐也来了,
这时候,护士也把小巧恩抱来我身边,
妈妈和姐姐就轮流抱着巧恩来玩。。。。

晚上看病时间的时候,
家婆和舅舅来看我和宝宝,
还一边称赞宝宝的头发好浓密,
嘴巴尖尖,以后一定爱讲话~



第二天早上,
护士要我试着坐上来,
他们把躺直的我连床一起慢慢移动,
过程中,你必须自己迁就力气,
虽然伤口有微微的痛~

下午,老公带着家婆为我准备的午饭,
姐姐也和她的另2个同事,
趁午饭时间溜了出来,
其中一位同事和我说,
开刀要多走动,这样伤口比较容易好,
本来坐着的我就走来走去,
果然,走了几下的我,越走越顺,
伤口也没那么紧绷了~

晚上的时候
爸爸和妈妈带着我的晚餐来看我和宝宝,
家婆和二姑奶也来了,
二姑奶说,另一个老板多一会儿会到,
因为他们要早走,所以公司特别早关店~

老板和他的老婆来,
还带着公司给我的礼物,
他的老婆还和我分享很多哺乳的方法,
也带了一支Pati Halia给我~

多一会儿,
朋友来了,
我第一句和他们说的话,
竟然是“结婚不好玩,生孩子更不好玩”
朋友的男朋友笑说不要教坏他的女朋友~



第三天早上,
我发现宝宝的膝盖上有4 颗黄黄红红的东西,
也打电话告诉老公~

医生来检查我和宝宝,
怎知发现宝宝开始黄了,
医生和我说,
如果宝宝黄就必须照灯,
但要先验血~

听到要照灯,
我的眼泪就开始留个不停了,
马上打电话给老公,
告诉他宝宝可能要照灯~

护士抱了宝宝去抽血,
听到宝宝抽血的哭声,
心又是揪了一下,
眼泪又是滴了下来~

下午,老公带着家婆煮的午餐给我,
刚好,报告也出来了,
证实宝宝黄的指数很高,
需要2盏灯箱来照,
置放好灯箱和宝宝床的位置,
他们就帮宝宝带眼罩,
我的眼泪从刚才就没听过,
看到这幕,更是心痛~

可怜我的宝宝,
带着眼罩,没穿衣服,光溜溜的,
躺在自己的床上,
老公只好在一旁安慰着我~

不知道是不是宝宝还不习惯光着身子还是没安全感,
宝宝一下下就哭闹,
要我抱出来安抚,
看到宝宝这么难受,
我这个妈妈的心是揪在一起,
强忍着眼泪告诉宝宝,
我们很快就能回家,
宝宝和妈妈一起加油,
也唱了一首歌,
让宝宝听到我的声音,
知道妈妈一直都有陪在她身旁~

无论是抱出来换尿布还是喂奶,
我都会唱着这首歌,
哭闹着的宝宝就会安静的让我换奶布,喝奶~



第四天,
医生还是来带宝宝去抽血,
结果是不乐观的,
因为黄并没有下跌指数,
宝宝依旧需要2盏灯箱,
听到这个消息,
我又流下了眼泪~

宝宝在灯箱里,
皮肤变得干燥,
而那些小黄点渐渐枯萎了~

昨晚和宝宝一起喊话后,
宝宝习惯了照灯,
没有哭闹了~



第五天,
医生来带宝宝去抽血,
宝宝黄的指数下跌了,
所以可以慢慢减少灯箱,
下午的时候就退掉1盏灯了,
医生也告诉我,
晚上就会退掉另1盏灯,
如果明天宝宝黄的指数没提高,
我们就可以出院了~

听到这个好消息,
我迫不及待通知家人,
因为每一天,
家人无时无刻都打电话来问宝宝的情况~

兴奋得我一直看着时钟,
看护士几时来移走另一盏灯,
果然半夜2.30am,
护士终于来把灯移开了,
我马上帮宝宝穿好衣服,包着尿布,
也把宝宝的眼罩拆掉~

把眼罩打开的那刻,
宝宝已经打开眼睛,
直到我唱着那首歌,
告诉她,我是妈妈,
宝宝就盯着我看,
好像在告诉我,
原来我就是她妈妈,
这一刻,我又忍不住流下眼泪了~

就这样,
整个晚上,
我们俩母女都没继续躺下去了,
一边聊天,一边等天亮~



第六天,
由于是星期六,
医院不够人手,
所以我自己抱着巧恩给医生抽血,
在外面等待的那刻,
虽然还是听到巧恩的哭声,
可是这次并没哭了,
只是一边祈祷~

姐姐和妈妈1点多就到了,
大家都在期待好消息~

等到了下午2点,
报告出来了,
医生和我使了个眼色,
我开心的像是发了狂,
姐姐就去帮我付款和做出院手续,
我就马上收拾我的东西,
结束了我们在医院的日子~


*后记
每当想起或看到照片,
甚至在写这篇的时候,
就一定又是哭了一遍,
我很哭包哦?

Sunday, July 5, 2009

生产前后之二

2点多到了医院,
护士就和我就做了各种检查,
包括内诊,当时只开了2cm,
4点多就安排我进病房,
老公也就回家休息去了~

由于阵痛持续到10分钟5秒,
所以我要求护士帮我打麻醉针,
好让我可以好好休息睡觉,
护士说要等医生批准,
看了情况才可以打,
没多久,护士回来就帮我打了一针在臀部,
吩咐我要什么都要按铃叫护士帮忙,
没多久我就开始昏昏欲睡了,
在这种blur blur的情况下,
另一个护士来问我老公的电话,
事后才想起给错了呢~

到了8点多,
医生巡房时间,
医生问了点资料,
帮我检查后,
就和另一位医生说,
我应该是羊水破了,
另一位医生同意的时候,
他们就马上推我进产房~

到了那边大概是10点多,
护士就在我肚子上装上仪器,
是用来检验宝宝的心电图测量器,
还有进行内诊,
说我的子宫口还是2cm而已,
我就和要求护士说我要打epidural,
护士说会转告医生,
然后我就在那里躺着睡着了~

到了11点多,
麻醉师来了,
他和我分析epidural的好坏,
我同意后,
他就开始为我注射~

12点多的时候,
医生发现宝宝的心跳有开始慢了的趋势。
等多半个小时,
另一个看起来比较有权威的女医生走进来,
之前接手我的那个医生就和她报告我的情况,
她就说,
如果半个小时后宝宝的心跳依旧,
我就必须开刀,
护士同时我帮我内诊,
也才开了4cm,
医生另走前,还鼓励宝宝说
baby, wake up lo,
当时的我,心里就不断念佛经,
也在叫醒宝宝,要她不要睡觉,
连麻醉师也走进来给我鼓励,
安慰我说情况并没有我想象中糟糕,
我可以顺产的~

就这样过了关键的半小时,
到了1点多,
宝宝的心跳依旧没有起色,
之前的那个小医生就打电话给那个权威医生报告,
权威女医生说,
没办法,宝宝在破羊水的状态下18个小时了,
而且心跳也一直没起色,
所以要紧急开刀了~

一听到开刀,
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流下来,
护士也马上出去找我的老公,
推着出来的时候,
看到老公,平时爱撒娇的我更是哭的发抖,
护士一边推我进电梯,一边紧紧握着我的手,
老公则是跟在后面一直安慰我~

进到产房,
我颤抖的更厉害,
连讲话也不清楚了,
我要求麻醉师帮我全身麻醉,
他和我说,全身麻醉会影响我和宝宝,
况且之前我已经注射了epidural,
所以半身麻醉的我并不会感觉到什么~

由于太害怕,
我还是要求了做全身麻醉,
当时另一个医生一直反对我做全身麻醉,
纵然我要求了2次,
后来麻醉师问我原因,
我说我没有开刀的心理准备,
很害怕,很紧张,
所以我要全身麻醉,
握着我的手的护士,
一直在我身边帮我搓我的手,
也开口告诉麻醉师,
我颤抖的很厉害,
麻醉师才答应给我全身麻醉~

他们给我吸了吸麻醉药,
我就开始昏昏欲睡了,
那时候我还听见麻醉师不知道和谁说,
当病人过渡害怕的时候,他有权利要求全身麻醉,
之后我就昏迷了。。。

半醒后的我依旧在颤抖,
朦朦胧胧的我知道我只在手术室外面,
还看到老公的身影,
听到老公问护士为什么我在颤抖
护士说,可能是太冷吧?
其实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原因,
就这样我一边被推回进病房了。。。

移床后,
我就看到妈妈和爸爸来了,
妈妈哭着进来,
怕伤口破裂,我只好强忍着眼泪,
控制情绪安慰妈妈,
毕竟没有经历过/相关知识的人都不知道开刀是什么一回事,
所以妈妈握着我的手说,
吓坏她了~

这就是我生产过程~

生产前后之一

那天21号星期天早上,
就觉得腰酸背痛,
就把这现象告诉老公,家婆
家婆说这是生产前的现象~

吃了早餐,就进房间躺着休息,
可是手还是很不由自主地和朋友在msn消磨时间,
家人还一直打电话来慰问我的情况~

到了下午2点多,有怪怪的现象出现,
就对朋友说,朋友说是羊水破了,
叫我联络丈夫回来,
还开玩笑说快点去吃想吃的东西,
免得坐月子的时候要戒口~

可是在我的印象中,
羊水不是应该好像水喉一样流不停的吗?
为什么我的只是粘粘稠稠,
而且流量也不多,
所以我就安慰自己是心理作用,
由于早上已经有不妥的现象,
所以老公做半天就回来了,
我也告诉老公我刚才的现象和朋友的对话,
还跟他说我想吃雪花冰呢~

到了傍晚6点多,
腰酸背痛的情况加重,
家婆看了,就催促我们去医院,
可是我觉得还不是时候,
因为有听说过,
如果去了医院,子宫口还没开,
医院还是不会收留你,
要你回来
所以就暗示老公我还不想去~

晚上8点,肚子开始有点痛,
是痛个5秒的那种,
吃过了晚餐,就要求老公带我吃雪花冰
基于那种痛持续每20分钟痛个5秒,
所以老公很体贴的要我在车上等就好,
他买了芒果雪花冰给我转口味,
因为平时都吃牛奶巧克力口味的~


就这样继续痛一下不痛一下的,
我就要求老公那天早点休息,
免得我明天真的要生产的时候,
他就没得休息了,
所以当晚我们11点多就上床睡觉了~


从20分钟痛一次渐渐频密到15分钟一次
我就这样不痛的时候休息一下,
痛的时候就弯着身子~
到了2点多,终于按耐不住,
想说去医院看看会不会比较安全
所以马上去洗澡,叫醒老公,
拿了包包就去医院了~

我回来咯

大家好,
我回来咯~

宝宝很听话,
真的在22/06/2009出世了,
是个女娇娃,3.912kg重,
虽然最后还是紧急开刀,
但2母女也总算平安无事~
 
我目前还在坐月中,
还可以享受和宝宝共处的1个半月的假期,
娃哈哈~
 
敬请期待我的生产过程哦~